华为军团是什么意思 华为军团组织结构模式

“华为军团的定位 任正非对军团的定义是——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 华为内部人士解释说,“军团”是华为公司集中各个BG(事业群)的精兵强将,打破边界打通资源,形成纵向能力对重点行业突破,并创造新的增长引擎。 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华为军团”就是华为集约了公司最牛的人,组成一个加强连,专门去打硬仗的。

导语:华为军团的灵魂三问:Google为何反对“大军团”模式、华为能否学成Google“小军团”战术、军团如何实现三权分立?

作者 | 代润泽

编辑 | 马晓宁 王亚峰

华为再度创建了四大“军团”。

何为军团?简单来讲就是华为把企业BG、运营商BG、云BU等核心部门的将才,整合在一个个以细分场景(如海关、公路、能源、光伏)为单位的独立部门中,为客户提供一套更全面的解决方案。

好比让专职料理鲍鱼、海参、鱼翅、鱼唇等食材的几位厨师,联手为顾客提供一道每类食材味道都无可挑剔的佛跳墙。

而军团设立的因,则是数字化冲击传统产业的果。

当前的传统政企机构,急需提升硬件、软件、高速网络等IT基础设施的性能,而过往华为每个BG单兵作战,只能解决客户的某一类诉求,无法同时实现对客户“云-管-端”的一体化改造。

这过程中,各BG/BU也试图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因此踏进其他BG/BU的领地,越界、内斗、抢客户事件频频发生,资源和资金重复投入,技术和产品重复建设,组织问题频出、内耗严重。

尤其是在外患的大背景下,让各BG的产品和服务能力融合,以场景为单元,快速生长,集中输出,迫在眉睫。

这也是任正非亲自制定并督导军团的重要原因。

与此同时,为了让军团拥有较大的独立权,任正非赋予了华为军团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等同的部门地位,同属于集团一级部门。

但军团模式的推进,会产生两大组织问题:

其一,大军团模式,虽然有望让华为更快破局,但从长期来讲,该模式会带来军团独大后“失控”的后果。

其二,具体项目的研发,任正非学习借鉴了Google“小军团”模式,让算法研究员打头阵深入到项目中去。

而现实是,当前的华为并不具备Google小军团作战的工程人才储备,能否把该模式进行本地化改良,过程中仍存在着不少坑。

关于大军团和小军团组织模式的利弊,接下来我们一一讲述。

 

大军团与生俱来的组织缺陷是什么?

任正非曾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

而与之相反的组织设计,便是研究、工程、产品、销售、交付各自成独立部门,每项业务的推进都需要不断进行跨部门来协作。

这种组织设计结构在大公司中十分常见,我们在此称之为“反军团模式”,或是功能型组织结构。每个部门承担各自的功能。

历史上颇为知名的案例是发明了Java的SUN公司,在鼎盛时期从“反军团模式”,转型为“军团模式”,最终以失败告终。

Google前CEO施密特曾在《重新定义公司》中写道,早期他在SUN公司担任CEO时,SUN公司随着业务越来越复杂,公司决定重组,分设多个业务单元,新设的单元称之为“行星”,与华为的“军团”相似。

每个“行星”独立运作,人员配置五脏俱全,自负盈亏,SUN公司的员工经常会用“自扫门前雪”来形容每个单元各自为政的情况,甚至认为集团的战略、文化、价值观,与他们无关。

最终,SUN的行星结组织构,对企业的生产力造成了重创。究其原因,这种制度使得各单元的领导者,不再潜心研发那些能为企业真正赢利的高质量产品,而是一心盘算着如何提高营收。

而施密特在担任Google CEO后,受佩奇和布林等人的影响,谷歌坚持按职能划分部门,将企业分为工程、产品、财务以及销售等部门,每个部门直接向CEO汇报。

施密特为代表的Google管理层一致认为,以业务或产品线为基础的组织结构,会造成“各成一家”的局势,从而对人员和信息的自由流动形成扼制。

每个部门自负盈亏、自主独立的措施,看似有利于加强业绩,却会使各业务部门的领导者把自己部门的盈亏置于企业整体利益之上,从而对部门的发展方向造成误导。

 

“反军团模式”就是对的吗?

军团模式的好处,初期阶段,像任正非所说的,能够快速成长,运转更加灵活。

弊端在中后期也显而易见,如施密特所言,自成一派,军团利益高于集团利益,让集团失去向心力和控制力。

那么施密特提倡的“反军团模式”,就是正确的吗?并不见得。

一直以来,反军团模式,都被大公司认为是效率的最大拦路虎。

华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饱受反军团模式之苦:业务部门和IT部门一旦独立运营,效率大幅折损。

过往的华为,IT部门和业务部门如孤岛般彼此隔离,而作为支持单位,IT部会同时服务成百上千个业务单元。

华为CIO陶景文曾谈道,常见的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协同过程,是业务部门先提出需求,然后与IT部门开会,梳理清楚需求后,IT部门对需求进行规划排期,开发完毕再交给运维人员做好保障。

“这种方式很像是击鼓传花,看上去每个人分工明确,流程顺畅,但实际上,只要经历过的人都知道,这种方式是有问题的。”

第一个问题就是慢,需求从提出到实现,周期很长,使得时间和人力成本双双变高。

“最让抓狂的是,这种方式会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处理起来非常难。各个业务部门都会向技术提各种需求,技术到底把资源分配给谁?各个业务领域都去跟技术团队沟通,做调整,可能开完五个会之后,原本优先级最高的那个需求就变成最不紧急的需求了。”

在《凤凰项目:一个IT运维的传奇故事》一书中提到,在IT和业务协作过程中,会出现部门不配合、“各扫门前雪”的现象。

换句话说,抛开技术层面,从“人”的角度来看,各部门间如何做到真正的信任?

该书表示,信任包含了业务部门和IT部门之间,IT部门内部如开发、测试、运维、安全等之间,甚至是IT部门与IT外包之间……

吃了多年的IT与业务协同之苦后,2010年之后,华为开始采用项目型组织。

业务人员和IT人员组成一个项目组,去解决特定的问题,解决完后,项目组解散。

但这又引发出新问题:能力无法固化下来,容易流失。临时组织只对项目目标负责,不对长期结果负责。致使项目组织,无法把做项目得来的数字化赋能经验,沉淀成公司的能力。

因为慢、贵、难,以及能力流失等问题,华为开始考虑优化组织,最终确定了“业务IT一体化”的组织模式。

在华为看来,这是当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好的一种组织方式。

华为认为,技术必须懂业务规则才能施工,业务必须和技术的流程相配合。只有指导员和官兵们在一起,最新的思想、前线的战况,才能互相同步,把支部建在连队上。

再次回看任正非这句话,会发现业务IT一体化,本质上是军团的底层组织保障:“华为的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把业务实行颗粒化。”

技术根据业务的需求生长,IT技术能力也能成为企业核心能力要素,能更好地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

业内人士曾向雷锋网表示,华为的IT技术能力是自上而下的,也就是领导层本身就是带着数字化意识、能力管理公司,然而这样的能力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具备的。

华为的五大军团,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它们的历史使命是进一步把行业做深做透。

但问题来了,无论是军团模式,还是反军团模式,都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利弊。

那么未来该如何进一步优化组织结构,才能让军团在变大变强后,仍旧在集团的控制范围内,并且把集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军团的“反失控”手段:三权分立

军团的反失控,本质上是对军团权力进行拆分,多方互相制衡,防患于未然。

尤其需要将军团、人事部、核心技术部,进行三权分立:授予人事部更高的话语权、把基础技术产品掌握在集团手中。

我们知道,脑力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人事部,往往形同虚设,如互联网公司当中人事部门,并没有过高的话语权,对企业和业务的经营,起到重要影响作用。

而Google在权力分配上,则赋予人事部非常大的权力。

Google前高管告诉雷锋网,当项目结束,或者产品已奠定行业地位进入“守城阶段”后,作为资源池的人事部,有权力直接将部分人力抽回,投入到创新业务当中,不让员工待在自己的舒适区,同时阻碍这些部门占山为王,形成挑战集团的派系势力。

而多数企业的人事部并没有如此之大的话语权,因此人员的调离和权力的稀释,往往需要公司董事长亲自出面调整,而当问题大到需要董事长协调时,意味着组织痼疾已堆积严重,调整阻碍重重,覆水难收。

鲍尔默时期的微软,就是典型代表。

华为军团是什么意思  华为军团组织结构模式

20世纪的微软仰仗着强大的产品、销售和法律能力,让Windows和Office两大产品线在市场上一度没有对手。在微软内部,这两大山头也越来越大,团队人数和资金投入猛增,但不见任何重大创新,还处处打压其他部门,不思进取,让微软集体错过了移动时代。

直至纳德拉上任后,微软才正式刷新,成为云与AI时代的引领者。

用纳德拉的著作《刷新》中的一句话来说: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而Google正是赋予了人事部“刷新者”的角色。

人事权力分立外,还需对基础技术部进行分立,把核心技术和底层技术产品控制在集团手中。

早些年,腾讯前CTO张志东与部门技术线、业务线高管,在某项基础技术的组织划分上,产生了分歧。

前者认为该基础技术和技术团队,应该由技术部统一管理,给各个业务线做支撑。而后者则认为,该技术团队应该打散,融入至各业务线当中,与华为的“业务IT一体化逻辑”及出发点相似。

两种模式如我们文章前半部分所说,各有利弊。

但多数企业为了更加敏捷,在发展最迅猛的阶段,选择了后者,这也是为何当今绝大多数科技巨头不需要CTO的主要原因。(关于大公司不需要CTO这一话题,雷锋网将在近期发布深度解析文章)

多年后的今天,CTO张志东虽已离开腾讯,但它的技术组织理念,其实仍有所延续:腾讯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当中,唯一有着接近万人规模的独立技术事业群(TEG),从某种程度上讲,承载着“分权”的使命。

当今的腾讯,一部分技术人员融入至其他事业群、而一部分则归属于TEG,从事基础技术支撑的研发,把整个公司的核心研发和技术产品掌握在手中。

推动独立的技术部门,掌控业务线的核心技术命脉,对其形成一定的权力制约,或是一种变向卡脖子。

无论是人事分权,还是基础技术分权,其都是组织战略层面的设计,但执行过程困难重重,如同炼狱。

商业世界永远没有长期正确的战略,但有当下正确的战术。

而华为战术的主角,则是“小军团”。

 

“小军团”战术,华为能学好Google吗?

2019年,任正非在讲话中谈道:向Google军团学习,编制不大,但战斗力极强,扑上去,杀出一条血路。

“我们算法团队要直接杀入到项目中去,一线既有算法又有数据,就容易突破。你们组织优秀的博士形成一个Google式军团,扑上去,就可能把口子撕开。抽象的平台一定要有实践东西检验,多几个具体化的平台,综合起来才会有抽象平台。别关在深宫大院里面,到战场上去,立功去,说不定你就从少尉升少将了。希望你们的Google式军团能率先杀出一条血路来,成功了我会来看你们。”

分析华为学习Google小军团战术的利弊之前,我们先来看看Google小军团的真正主轴心:工程师。

这里的工程师是指狭义上的工程开发人员,而非广义上的工程+研究人员。

《纽约时报》曾写道,在2004年,有3万多员工的微软的创新,居然比不过不到2000人的Google。《纽约时报》认为差距在于,微软的开发模式没有Google的效率高。

当时的微软,有700多名做算法的研究员,且都是博士,但是他们的研究的和工程开发存在严重脱节,研究的部分技术,并没有应用价值,工程也无法实现。

而Google则是研究和工程开发不分家,Google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研究部门,所有开发人员遇到实际问题需要研究时,因为没有可以指望的研究部门做后盾,只能自己动手。Google虽然有一个很小的研究部门,但是所有的研究员都在第一线做开发。

这种工程文化,无疑受到两位创始人和Jeff Dean的技术理念影响。

这要求Google每个工程师不仅要会写程序,还会做研究。

这么高的人才要求,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尽可能地招动手能力强的博士。因此,Google也就成了全球单位办公面积博士最集中的地方。

此外,Google也倾向招募有着工科博士背景的产品经理,进一步降低工程团队和产品团队之间的沟通成本。

但需要注意的是,Google的小军团发起点是工程师,而从任正非的发言中可以分析出,华为“小军团”的发起点是算法博士(即研究员),华为让算法研究员们打头阵,深入到项目当中。

华为的小军团:研究→工程→产品/项目

Google的小军团:研究←工程→产品/项目

Google式“小军团”运转,需要满足三个基本条件:共识、共同话语体系、无背景(学历)歧视。而研究员歧视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工程师歧视产品经理,在国内已是常态。

反观华为,任正非的小军团组织设计逻辑是,直接让研究团队杀入到项目当中,但中间还隔着一道工程的鸿沟。

由于工程和研究培养体系在时间上整体晚于欧美,国内的绝大多数研究员,并不具备出色的工程开发和代码水平,他们深入到项目的前提,是先同工程团队协作,随之双方再与产品/项目团队协作。两层协作关系的推进,无疑让这种“小军团”协作和信息流通效率,大打折扣。

而Google以工程作为轴心,上碰研究,下碰产品,军团的协作效率以及跨部门沟通成本,可降到最低。

微软式的研究与工程独立分拆模式,也被国内的BAT以及头部AI公司商汤、旷视等企业沿用,究其根本,毕竟能做研究的工程人才可遇不可求。

而这类人才一旦稀缺, 小军团模式的推进,也相应会受到限制,因此华为要成功将Google小军团模式成熟应用,仍需不断地进行本地化探索,适配自身特性。

 

华为的第二套“小军团”战术:铁三角和铁四角

当然,Google式的、以工程师为轴心的小军团,更多可在技术门槛颇高的项目中扮演重要作用。

而在做部分技术门槛较低的数字化赋能时,是否拥有杰出的工程人才,其实并不重要,重点在于交付和服务质量。

于是在交付和服务上,华为采用了“铁三角”和“铁四角”的小军团作战方法。

华为内部人士告诉雷锋网,铁三角和铁四角,这种如同特种部队的模式,能让单兵能力非常强,目前在华为企业BG表现得非常突出。

铁三角,即一个项目,三人服务:客户经理、产品经理、交付经理;

铁四角,即一个项目,四人服务:渠道经理、客户经理、产品经理、交付经理。

铁三角和铁四角“小军团”模式对企业来说,在多种组合的配合下,根据不同项目情况安排合适的人手,这样的方式更灵活,每个人都可以调动起来完成任务,因此在做大项目攻坚战的时候,甚至轮值CEO都可以来支持。

可以预见,这种小军团的作战模式,会在华为的煤炭等五大军团中频繁出现。

 

写在最后

当下的华为,在多种核心业务受挫的情况下,进入了“刷新”期。

而大、小军团的组织作战方式,正在成为自我刷新的重要形态。

历史上的任何一场组织革新,都是一场持久战,如任正非所言,在管理和流程上要坚决反对盲目创新,要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改良和优化。我们要持续百年地不断改良,不要随意地改革,改来改去的。只有历经数年充分认证,才能进行必要的革命。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421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24日 23:01
下一篇 2022年12月25日 15:44

相关推荐

  • 2022年3月7日新闻摘抄

    1、政府工作报告提纠正就业歧视,打破职场“35岁门槛”成两会热词2、国家烟草专卖局:2021年烟草行业实现税利总额1.35万亿元,同比增长6.08%。实现财政总额12442亿元,同比增长3.36%,创历史新高3、民进中央:尽快出台“反歧视就业法”,严禁招聘单位发布含有限定高校类型和学历歧视的信息4、青岛:截至6日14时,莱西市确诊118例,莱西七中在校生有100例,其他中学的学生有两例5、2月全球制造业PMI小幅上升至54.9%,全球经济延续复苏趋势,亚洲制造业PMI为51.6%,增速放缓6、贵州贞丰:三河顺勋煤矿顶板垮塌事故救援结束,事故造成14人遇难7、杭州暂缓恢复销售“退热、止咳、抗病毒、抗菌素”等四大类疫情监测药品8、陕西汉中勉县武侯祠内,迄今世界发现的唯一一株古旱莲盛开,专家曾用碳14的办法测定其树龄超过400年9、天津一中小学配餐公司后厨环境脏乱差,市监局:开展调查,责令停业10、甘肃民勤县出现特强沙尘暴天气:风沙弥漫天空,车辆开应急灯通行国际热点1、普京当地5日签令:两天内确定对俄实施不友好行为的外国名单2、韩媒:截至当地6日上午,韩国东部山火已致超1.4万公顷森林烧毁,面积约1.99万个足球场,文在寅赴灾区慰问3、外媒:乌方称第三轮乌俄谈判7日将举行,顿巴斯两城人道主义走廊开通受阻,双方各执一词。普京:准备通过对话解决冲突,乌方拖延谈判进程的任何企图都是徒劳的,实现俄方要求才可能停止军事行动4、美国称正与欧洲盟友商谈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增持西方石油公司股份,持股总数超1亿股5、俄乌局势引发”涨声一片”:欧洲天然气暴涨240%,粮价出现罕见涨幅,国际小麦价格上涨了40.62%,国际玉米价格上涨了14.72%,国际大豆价格上涨了4.64%

    2022年3月7日
    15
  • 酒驾怎么处罚2023 酒驾处罚2023最新标准判刑多少

    关于饮酒驾驶的处罚: 1、饮酒驾驶机动车辆,罚款1000元-2000元、记12分并暂扣驾驶证6个月,再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吊销机动车驾驶证。 2、饮酒后驾驶营运机动车的,处十五日拘留,并处五千元罚款,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关于醉酒驾驶的处罚: 1、醉酒驾驶机动车辆,吊销驾照,5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经过判决后处以拘役,并处罚金;醉酒驾驶营运机动车辆,吊销驾照,10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终生不得驾驶营运车辆。驾驶人由公安交警部门强制约束,直至酒醒。 2、醉酒驾驶营运机动车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十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后,终身不得驾驶营运车辆。

    2023年1月14日
    10
  • sumif函数的使用方法(函数sumifs的使用方法及实例)

    SUMIF函数相信很多人都用过,它可以说是Excel中最用的常函数之一了,今天就跟大家盘点SUMIF函数的使用方法,这7种使用方法你用过几个呢?函数sumifs的使用方法及实例,sumifs函数功能十分强大,可以通过不同范围的条件求规定范围的和,且可以用来进行多条件求和,函数sumifs的使用方法及实例。 一、了解sumif函数 Sumif函数相信很多人都非常的熟悉,但是可能还有很多新来的粉丝不知道,还是再来简单介绍,如果你知道用法,可以跳过这部分 Sumif函数:根据条件对数据进行求和 语法:=SUMIF(range, criteria, [sum_range]) 第一参数:Range:条件区域,用于条件判断的单元格区域。 第二参数:Criteria:求和条件,由数字、逻辑表达式等组成的判定条件。 第三参数:Sum_range :实际求和区域,需要求和的单元格、区域或引用。 二、常规用法 SUMIF函数的作用就是单条件求和,如下图,我们想要计算下行政部的【薪资总和】,只需要将公式设置为:=SUMIF(B2:B20,”行政部”,D2:D20) 第一参数:B2:B20,条件区域 第一参数:”行政部”,求和条件 第一参数:D2:D20,实际的求区域 三、区间计数如下图所示,数据仅仅只有一列,我们想要计算大于两百的数据之和。 公式为:=SUMIF(A2:A13,”>200″) 在这里例子中我们省略的第三参数,函数的结果依然是正确的,如果第一参数是一列数字,那么第三参数是可以省略的,函数就会根据第一参数来进行求和计算 四、排除求和如下图所示,我们想要计算【除了行政部之外的薪资之和】 公式为:=SUMIF(B3:B20,”<>行政部”,D3:D20) 在这里关键是求和的条件,只需要记得【<>】表示不等于即可 五、关键字求和如下图所示,我们想要车间总的薪资,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通配符,在Excel中只需要是遇到跟关键字有关的问题,一般都需要借助通配符 公式:=SUMIF(B2:B20,”*车间*”,D2:D20) 星号它的作用是表示任意多个字符,我们将其放在关键字的前后,公式就会对包含车间2个字的所有部门进行求和 六、多条件求和如下…

    2022年9月8日
    98
  • 手机充电速度排行榜

    电量最快完全充满的手机排行榜,你们的手机完全充满电需要多长时间呢? 第一名:黑鲨4 Pro 17分钟 第二名:iQOO 17分钟 第三名:iQOO5 Pro 19分钟 第四名:努比亚Z30 Pro 21分钟 第五名:黑鲨4 22分钟 第六名:红魔6 Pro 22分钟 第七名:荣耀50 Pro 26分钟

    2021年6月20日
    78
  • 郑强为什么离开浙大 郑强离开浙大的原因是什么

    1、郑强为什么给浙大赶走,离开浙大的原因是哪些?这位浙大副书记的名字叫做郑强,是浙江大学校党委副书记(正厅级),也是一位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目前致力于浙江大学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系、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的发展。郑强教授研究的主要方向为:高分子流变学、多组分聚合物材料结构与性能、高分子复合材料等,是浙江大学一位颇有影响力的大学教授。 2、郑强教授说出这样的话,确实因为他是浙大一位非常优秀的教授,也是国内杰出的人才,但是他的言论可能还是有所偏差。例如杨振宁、钱学森等国内杰出的科学家,都是去国外学习了很长时间之后学成归来,为祖国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所以不能因为他们出过国,就否认他们的出国价值。我们应该珍惜人才,重视人才,提供足够的“养分”,才能让他们“茁壮成长”。也希望大学生不要忘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努力充实自己的知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3、昨天晚上8点,郑强从上海浦东启程,飞往贵州赴任。昨天白天,是郑强履新前在浙大度过的最后一天,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他把精神气最爽的整个上午,选择了和他的一批研究生在一起。 4、昨天上午8:30,浙大玉泉校区高分子楼,郑强给高分子系数十名学生上了“最后一课”。 5、郑强的课也不是都那么行云流水般的柔软。浙大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系副教授左敏,昨天几番提到郑强讲学术课:风格“彪悍”,“不留情面。” 6、“好文情深”,倒是很多人比较熟悉的“郑强风格”。在和浙大学生的“最后一课”,郑强依然保持着情深意切。 7、郑强说:“我离开浙大,最不愿意看到课题组掉队、孩子们流泪。”虽然,他用高八度的声音说:“我经常会回来的。”头一扭又轻轻叹:“哎,其实是经常回不来的。” 8、那天下午,郑强给浙大自己的研究生们上了最后一节课,课上他寄语学生:“穷,我们不怕,就怕没有底线;爱科学,讲情谊,你付出去多少感情,别人心里有数。” 9、昨天晚上8点,郑强从上海浦东启程,飞往贵州赴任。昨天白天,是郑强履新前在浙大度过的最后一天,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他把精神气最爽的整个上午,选择了和他的一批研究生在一起。 10、昨天上午8:30,浙大玉泉校区高分子楼,郑强给高分子系数十名学生上了“最后一课”。 郑强为什么离开浙大,郑强为什么去贵州大学?在浙大时就很受爱戴的郑强教授,当初他离开还有点遗憾。现在看来,不管在哪里,依然令人敬重。 昨天,郑强教授寄语学生: 穷,我们不怕,就怕…

    2022年12月3日
    424
  • Shopee为什么裁员:Shopee裁员背后的真相竞与中国职业经理人有关?

    今天无意中刷到了一条视频,是关于Shopee裁员的新闻,此次裁员之急之广,也是在网络上产生了一定的热议。我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不是因为裁员,毕竟这种消息已经烂大街了,而是因为看到了视频中的一段话,让我不好意思地笑出来了,也想拿出来聊一下。 废话不多说,先上长图给大家看看(这里发不了视频,想看视频的可以去主页看看): 原来Shopee的创始人李小冬生于天津,后来才移民新加坡,Shopee的母公司获得了腾讯的扶持和投资,公司高层也有不少是从国内互联网巨头挖去的,所以招了一堆中国职业经理人过去了。视频中的作者也是对此讽刺了一番,带去的是职业特产,996、加班、绩效、考核、内斗等等,就是卷,生命不息,卷卷不止。直言公司不行有他们不可磨灭的功劳。 看到这里,我笑了,会心地笑了。今天啊,我的认知就那么点,来好好聊聊中国特产。 首先,这些是不是中国特产。其实并不是,在亚洲个别国家,就是那么卷。只是在中国,自上而下地发扬得更光大了,更有特色了。不管是高层还是低层的领导,作为职业经理人的他们,有这些特性:工作机器,没有感情,看重职位关系,遵循职场关系都是源于工作;爱好加班,并不是完全在工作,就是单纯的晚走,形成一种伪习惯;工作作风不担责,爱惜羽毛,推诿;喜欢内斗,职场作风心狠手辣;说了那么多缺点,他们还是有一个优点的,就是把上级和老板的指示,当成第一要务去完成。 对照入座啊,如果有上述几点的,恭喜了,最好不要往后读了。 视频中的作者,之所以把企业慢慢衰败的原因之一归咎于此,可能真的是对此深恶痛绝,深受其害。大家其实知道,这些职业经理人个人对一家上市公司的走向,起不了多大作用,但还是多少起到一定的影响,毕竟他们不担责、假作为、忙跟风的特点,致使他们替工作、公司做不了决定性的意见,但是对工作氛围、工作方式,他们起了决定性因素。 我之所以说这么多,不难看出,我也是和作者一样的感受,而且我还是真的遇到过这样的人,不止一个,遇到这样的领导,你的结果不会好,所以,以我的经验告诉你,遇到了,要想尽一切办法逃离,不要报以希望。 说回来,一个公司,是需要制度,和职业化的管理,以便公司更加规范化。这个没错,但是有些人总是过于偏激,慢慢在权利的游戏中迷失了自我。在中国,什么最让人着迷,我可以告诉你,是权利。没钱的人想变有钱,有钱了的人想要有权利,有钱无权的人在绝对权力面前也只有点头哈腰。职业化的大公司里面…

    2022年9月28日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