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铜臭被判刑了是真的吗(墨香铜臭被判刑了是为什么)

小说人物魏无羡有一句知名台词,“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如今这句话仿佛成为作者本人处境的写照。

知名耽美小说作者、《陈情令》(小说原名《魔道祖师》)《天官赐福》原著者墨香铜臭疑似因“非法经营罪”遭判刑入狱。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11月10日公布了“杨旸、袁依楣非法经营一审刑事判决书”,案由为“非法经营罪”,但具体判决结果未予显示,不公开理由一栏注明“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它情形”。根据天眼查曾公开发布的《魔道祖师》等小说版权归属信息,袁依楣疑似即为墨香铜臭本名。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事实上近一年多来,关于墨香铜臭因“非法出版不纳税”而被刑拘的消息,早已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引发沸沸扬扬的议论。

2019年8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发文称针对网络文学领域存在的低俗色情等问题开展专项整治,部署北京、上海查处晋江文学城、起点中文网、米读小说、番茄小说等平台违法行为;查办刑事案件10起、行政案件67起。其中,浙江查办“3.28”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刑拘3人,“袁某某为晋江文学城签约的知名写手,伙同淘宝网店销售人员累计制售淫秽书刊2类4000余册,牟利50余万元”。

此消息当时引发网友猜测,袁某某即为墨香铜臭。知乎曾有匿名用户发帖自称是“相关人员”,称此案于2019年3月底立案,墨香铜臭于5月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负责个人志出版的人员。

耽美编辑于昕告诉全现在,以上墨香铜臭获刑信息“基本属实”,“出问题的书”并非是《魔道祖师》《天官赐福》两本代表作,而是与2014年至2015年期间连载的处女作《人渣反派自救系统》非法出版“个人志”(指网文作者通过淘宝店家印刷并出售自己的小说)有关。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墨香铜臭晋江文学城专栏,《魔道祖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都已锁文,只有《天官赐福》还能正常阅读

巧合的是,去年墨香铜臭被捕消息传出,正是网剧《陈情令》火爆出圈的时候;现在此案判决书公开披露,也恰逢《天官赐福》同名动画版本正于B站热播。截至11月11日晚,《天官赐福》的播放页面正常显示,豆瓣评分高达9分。

影视版权行业资深从业者刘铮告诉全现在,目前尚未听闻关于墨香铜臭影视项目受到影响的风声,《天官赐福》的真人版改编权已经由华策克顿购得,版权交易价格高达四千万。但是他认为小说作者判刑类似于“污点艺人”,或多或少都可能会给项目的商业价值、风险评估带来影响。并且墨香铜臭是耽美界顶流作者,至少在最近这段时间,各家公司难免都要对耽美类型更加谨慎,“要揣摩观望上面的意思”。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B站《天官赐福》动画

多位作者曾因个人志入狱,罪名引发争议

耽美圈中曾流传着一个黑色笑话,大意如下:如果严苛地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执行的话,那些为人熟知的耽美作者、同人写手,甚至于晋江整个管理层,都大抵将在监狱中相会。大家将在狱中相互致意:“你好,我是淫秽色情。”“你好,我是非法出版。”

根据《出版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网文圈内盛行的个人志,如果追责都属于非法出版物。因为只有出版单位才有出版图书的资格,出版物也需要印有书号。每年,出版单位需要经由省级新闻出版局向新闻出版总署申请书号。此外,《出版管理条例》还规定出版物不能含有“危害国家统一”、“煽动民族仇恨”、“宣扬淫秽”等方面的内容。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 1998 年颁布的司法解释,非法从事出版物的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业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构成犯罪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根据公开报道信息,近年来已有多位作者因为个人志而获刑。2018年10月底,耽美作者天一等人,因为同人作品《攻占》而被安徽省芜湖县法院判刑入狱十年,罪名是“制作、贩卖淫秽物品”;2019年初,耽美作者深海被同行举报,后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拘捕,涉及营业额118万,判刑三年半。

此类案件都曾引发过诸多关注,尤其是天一的十年刑期引发各界争议。一些批评指出,个人志作品并未造成严重社会后果,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是在1998年制订,以90年代的标准定义当下的量刑是不合适的。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罗翔教授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曾表示:个人志出版是否会扰乱市场秩序和造成社会危害是此案的本质核心问题。“如果一种常态行为呈现普遍性的违法,说它影响市场秩序比较令人费解。我们需要反思法律是否已经滞后,成为市场发展的阻碍。”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宏曾评论深海一案称,小说作者因写作耽美作品而涉罪,“在这个刑法规范严重滞后于现实发展,忽视现实世界的价值多元和法益多元的时代,的确又是一起令人唏嘘的个体悲剧”。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深海所著小说《德萨罗人鱼》封面

耽美从小众火成爆款,“闹大了可能就会出事”

在晋江文学网等网络小说平台,耽美类作品一直不乏其爱好者。不过这个类型真正流行开来,还是得益于近年来的影视改编爆款。2016年,耽美作者柴鸡蛋投资制作的网剧《上瘾》引发轰动,捧红了黄景瑜,但随后就被B站下架。2018年,根据Priest同名耽美小说改编的网剧《镇魂》在优酷播出,朱一龙、白宇火了。接下来就是2019年的《陈情令》,这部真正的“现象级爆款”,令肖战和王一博成为了娱乐圈顶流偶像。

伴随着多部网剧出圈,主流影视公司、出版公司都真正意识到了耽美类型的商业价值。

于昕告诉全现在,大概是从2018年开始,耽美影视的火爆引发了出版界的兴趣。在此之前正是因为没有出版公司有兴趣,所以很多网文作者只能选择私人定制、同人志出版的形式。

2018年之后的情况已经变了,实际上目前市面上畅销的合法耽美小说不在少数,当然它们的宣传语中都不会提及耽美、同性恋字眼,内容也都是经过删减的“洁版”。墨香铜臭的《魔道祖师》就曾于2018年由磨铁图书策划、经由四川文艺出版社正规出版,改名《无羁》。这本书已经卖空绝版下架,现在也只能买到二手版本。于昕、刘铮都提到今年纸质图书市场普遍不景气,耽美品类甚至支撑着多家出版公司的主要业绩。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魔道祖师》的纸质图书版本《无羁》

耽美影视剧同样纷纷跟风立项,据娱乐独角兽统计,包括《天官赐福》《杀破狼》《破云》《默读》《六爻》《桃花债》《某某》《皓衣行》、《张公案》在内,已知的耽改影视项目还有64部。正如刘铮提及,业内都公认“明年可能会是耽美大年”。

在于昕看来,“耽美出圈影响很大”,早些年耽美被默认为“不成气候”的小众游戏,法律条例摆在那,但是管得不严格。“现在真正的问题可能不仅仅是非法出版,耽美现在传播太广了,闹大了可能就会出事,上面不会因为耽美、同性恋文学来查,但是可能会找一个非法出版的由头来控制。”

刘铮也对全现在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我的认知就是能看到两个叠加的问题,这些书本身是耽美类型,然后又是非法出版物。其实仔细看盈利数额并不是很多,墨香铜臭50万,深海110多万。说实话这个钱真不算很多,那判刑是不是有一点杀鸡儆猴的意思呢?那么不管真相如何,业内难免人心惶惶,都在揣摩到底杀的是什么?”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京东搜索磨铁图书,《破云》《默读》《撒野》都是高人气耽美小说

晋江文学城“娘家人未发声”,“寒冬之下或自身难保”

截至目前,墨香铜臭签约连载网站晋江文学城,尚未发布事件相关公告。

2019年,知乎一位网友曾实名表示墨香铜臭被刑拘一事属实,“并且是晋江主动配合调查并且提供证据把墨香铜臭送进去的”。

晋江发布声明予以否认:“我网站从未收到管理部门协助调查相关事情的要求,网站及网站工作人员也从未主动或被动提供任何所谓的相关证据或线索”,并表示法务已对相关诽谤造谣言论进行公证。但也有网友表示对此声明不满,晋江作为“娘家人”不仅没有声援,“还急着撇清关系”。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晋江文学城去年的声明截图,现已无法搜到

11月11日,一位微博知名历史博主发文,抨击晋江管理责任更大:“这种晋江原创网的头部作者出了事,没人质疑网站管理。拜托,晋江是个公司,是一个靠作者版权营收的公司。定制出版物是晋江官方最早在开展的业务对吧?对于个志的蓬勃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吧?……墨香铜臭出事之前,我微博上就diss过晋江,不该把IP价格吹得那么离谱,树大招风,把作者往火上烤,果不其然吧?人家趁机卖了一堆耽美IP。钱赚到了,摇钱树被人盯上了,落井下石就对了,哪管对方死活。”

刘铮告诉全现在,不管是签约作者,还是向其购买版权的影视公司,对晋江平台的态度都可以概括为“又爱又恨”。“有一说一,晋江上面女性向的内容,的确做得比其它网站要优质一些,你能从上面一些比较新奇的东西,不那么套路的东西。但是由于它本身长年累月的流量都不错,也不缺作者,可能就养成了坏毛病,就是态度没那么好。晋江现在跟作者是签全约。全约是什么意思?比如说你的小说在我这边发表,我把你这个人也签得死死得。大部分作者都很听话。”

对于晋江“撇清关系”的做法,刘铮认为:“作者可能会感到一些寒心,但是从公司角度也能理解,因为这么大一个公司做了那么多年,总不能为了一个作家去怎么样吧。话又说回来了,这个时候公司义无反顾地去保一个作者,万一公司完了,所有作者不就都阵亡了。就算晋江真有如同坊间传闻主动配合调查的做法,从资本的角度来说也完全可以理解。面对国家政策方针,根本胳膊扭不过大腿,这个时候难道还跟人家不配合不积极?也没办法,就是要配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于昕的看法是:“我们理性地看待,晋江只是个小说网站,又不是某个作者的负责人,也不会搞买断的霸王条款,一般版权费是跟作者五五分成,我觉得做的事情都挺正常。墨香铜臭这是违法又不是小矛盾,也管不了,自己都自身难保。”

根据网友爆料,墨香铜臭疑似为2019年5月被捕。而晋江文学城站长、CEO 黄艳明(iceheart)曾于5月23日发布微博称,“如果有熟悉我三次元的朋友,如果今天晚上还没报平安,麻烦通知我家人来帮我照看猫狗。”就在23日当天,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发布查处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责令关闭停更相关栏目、频道整改。

根据钛媒体报道,去年8月1日,就在晋江文学城恢复更新的第三天,黄艳明在晋江文学城第四届作者大会上表示,整个网文环境的“寒冬”就要来临了,很多时候要三思而后行,个体做自我切割是没有用的,我们需要“抱团取暖”。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晋江文学城站长去年的微博截图

判决引发站队、谩骂,墨香铜臭可谓“网文圈肖战”

11月11日媒体曝光消息以来,#墨香铜臭刑拘#微博话题已经有2.3亿次阅读,获网友讨论微博数24万。而与天一、深海曾获得很多网友同情态度不同的是,此话题下第一页热门评论,连续19条网友评论全都在表达对于判刑结果的赞同,甚至不乏“大喜日子可喜可贺”“恭喜光母喜提不动产”等令人瞠目的欢呼言论。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网友甚至还组织了抽奖活动庆祝

所谓“光母”,就是一些网友对墨香铜臭的讽刺称呼——因为有《魔道祖师》粉丝赞扬墨香铜臭“一书封神”,写作水平堪称“原耽之光”。

因为《陈情令》的关系,还有一些网友默认将墨香铜臭与肖战捆绑到了一起,有人就将#肖战没上天猫双十一晚会普天同庆#与#墨香铜臭刑拘#话题并列。

《陈情令》作者墨香铜臭被判刑,这位“网文圈肖战”犯了什么罪?

正如蓝鲸财经的评论写道,此次案件之外人们讨论更多的是耽美饭圈化,是“原耽之光”和“光母陨落”的掐架,是党同伐异的指责和“天下苦铜臭久矣”的狂欢,甚至还有肖战,出版个人志这一行为本身的性质在站队和谩骂中失焦。

于昕、刘铮都告诉全现在,在耽美圈中,“墨香铜臭太火,粉丝太招摇,很难不被注意到”。很多粉丝经常不理智地抨击其他作者抄袭,在证据不够充分的情况下不依不饶,引发了圈内的反感,招致了一些不理智的“黑粉”。而黑粉们又反过来攻击墨香铜臭抄袭、文风差等等,这位作者“人红是非多”的程度一直堪比“网文圈肖战”。

“肖战227事件就是因为粉丝、黑粉都太不理智了,互相举报,才会被监管部门注意到。”于昕对比到。目前没有公开信息显示,墨香铜臭个人志案件起因与个人举报行为有关。

在刘铮看来,墨香铜臭很难约束读者们的言行,“我觉得可能作者也很无力”。

《魔道祖师》魏无羡曾有一句知名台词,“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如今这句话却仿佛成为了墨香铜臭处境的某种写照。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35149.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2:42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6: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