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一般是什么人(政协委员是什么人物)

“政协委员就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全国政协委员就是全国政协的各单位代表与特别邀请的人员。”

政协委员是群什么样的人?

3月4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首场“委员通道”上,7位全国政协委员通过网络视频回答记者提问,回应社会关切,讲述履职故事,展现了委员风采。

从委员通道设立以来,不同界别、不同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走到聚光灯下,与中外记者“零距离”接触。一问一答之间,展露的是委员的民生情怀,展现的是两会自信、开放、透明的民主细节。

政协委员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早在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之际,费孝通先生就记述过对这个群体的最初印象——

“在会场上我看见很多人,有穿制服的,穿工装的,穿短衫的,穿旗袍的,穿西服的,穿长袍的,甚至还有一位戴瓜皮帽的。这些一看就知道是身份不同的人物,能够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建国大事,对我来说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

政协章程对这些人是这样界定的:“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事业,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遵守国家的宪法和法律,保守国家秘密,廉洁自律,在本界别中有代表性,有社会影响和参政议政能力。”

与其从字句间分析政协委员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不如身处其中,认识一二。

在首场“委员通道”上,作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工作组社区防控组专家,首都医科大学全科医学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吴浩委员一亮相,就吸引了媒体的“长枪短炮”。“自疫情暴发以来,我一共参与了11个省、20场重大社区疫情防控工作。”吴浩说。吴浩同时也是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中心承担着辖区内9万多居民的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

“学生没有分数就过不了高考,但孩子如果只有分数,恐怕赢不了未来的大考。好的教育,应该是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回答什么是教育的真谛一席话,直言要害。从教四十载,从北方偏远地区的民办教师到南方百年名校的校长,唐江澎对教育有很多思考。

“医患关系不是供需关系,而是信任与救护的关系。”凌锋委员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呼吁。凌锋是一位神经外科专家,已经年过七旬的她,如今还常奔赴在正在全面振兴的农村,“改变农村医疗条件落后的现状还有一个具体可行的措施,那就是在农村建康复健康小屋。”一个小屋配备简单的医疗物资,开通智能互联网,由“中国志愿医生”在小屋建工作站。已有近5000名医生在册的志愿者组织“中国志愿医生”,就是凌锋60多岁时倡议发起的。

在“委员通道”上接受采访的委员人数虽然有限,但这里仍是观察这个群体的绝佳视角。

五年为期,政协委员被无数双眼睛注视,肩负着国家的重托和界别群众的期盼。相聚时,寄予对方期许;分开时,又慎其独也。即便在政协内,也并不总是“一团和气”,履职这些年,有委员连珠炮式地接连发问,有会场内不同观点碰撞时的面红耳赤。

四季交替、岁月更迭,从第一届到第十三届,历届政协有多少德才兼备的有识之士来往其间,留下了多少肝胆相照之言。

民主,起始于意愿的充分表达。在中国,人民的期盼、希望和诉求,从国家大政方针,到社会治理,再到百姓衣食住行,委员们都可以在政协这个理性有度、合法依章的协商氛围里,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白岩松委员说:“政协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这些声音汇聚在一起,就成为协商民主的一部分。”

英国作家和政治评论员卡洛斯·马丁内斯说,中国的民主制度一直在发展,以便更具代表性、更多人参与、反映更多样化的需求。

通过两会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形式,中国的普通百姓更加充分地参与到国家治理中。

所有人都只是一滴水,汇聚在一起才有可能成为海洋。而历史要记录的,便是这无数水滴汇聚的过程。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3360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01:58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02:2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