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什么意思(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出自哪里)

““听君一席话,如听君一席话”意思是指听‌‌‌‌‌‌‌‌‌某人说了一席话,好像真的就只是听了一席话而已,没有从中明白任何道理,听了没有任何意义。因此也被调侃为“听君一席话,浪费十分钟。”原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句话的意思是指听了对方说的话,感觉比读了十年书还有用,就是对方说的话很有道理,也有赞美对方的含义。要想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就必须先有十年书的基础,有一定的积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就是听圣贤给他读十年书也不会胜过一句话的。”

说的人故作正经,“能力越大,能力就越大。”

听的人忍俊不禁:“抛开内容不谈,你这话还蛮有内容……”

废话文学,网络流行语。用‌‌‌‌‌‌‌‌‌‌‌‌来形容网上那些有点搞笑、看似说了话又没有任何有用信息的言论。最近,废话文学火了,越来越多人习惯在日常交谈或在网络冲浪中,时不时说些“看似废话,实则废话”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或者观点。

而“废话文学”方兴未艾,另一类“发疯文学”也如琼瑶剧式歇斯底里地“围攻”耳朵。有人说,掌握了朋友圈最流行的“野生文学”后,好像打开了一个奇妙新世界;也有人好奇,为什么大家“不好好说话”?我们该如何看待一场又一场不断兴起的“语言狂欢”呢?

不知道为啥,我经常说废话

先抑后扬,明贬暗褒,假装苦恼,实则炫耀!说到这,你一定能想到去年在网络上掀起创作热潮的凡尔赛文学,但此刻,如果你还在社交平台使用凡尔赛文学发言,恐怕略显过时,因为废话文学正在用一种荒谬有趣的方式开启它的时代。

在微博,网友展开了废话文学大赛,话题总阅读量上亿,强势登陆热搜榜;在B站,UP主们争相发布系列视频,《教大家如何正确地说废话》《听君一席话,全是废话》《乒乒乓乓,废话无双》等等,弹幕上留下一众网友“再来亿遍”的满屏打卡记录。

这股废话文学风甚至刮到美妆圈,在生活分享平台小红书上,美妆博主玩起“废话式化妆”,例如她们在讲解时会说,“上妆前我把脸洗干净以后,你们可以看到我的脸是非常的干净”“涂好防晒霜后我们要等它成膜,差不多60秒的时间。当然,你也可以等一分钟”……

而在抖音,不少有才网友“考古”延伸出“西游记废话文学”话题,例如唐僧到比丘国时问路老者,“城门上写的比丘国,怎么改成小儿城了呢?”老者慢条斯理、真诚回复道:“原来啊,这是比丘国,如今啊,改成小儿城了……”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你都学会了吗?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你都学会了吗?

不止普通人参与到“废话文学”领域,名人明星们也“玩梗”。

8月末,“央视boys”走进西昌,探班央视中秋晚会节目录制,直播中,撒贝宁妙语连珠,其中一句“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令人不由得眼睛瞪得像铜铃。而撒贝宁“活学活用”的“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正是废话文学传播最广的经典之作。

最近,贾樟柯导演的新作《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上映,片中主角之一、被称为“被写作耽误的脱口秀演员”的余华,因为“嘴”频频登上热搜。有记者采访时问余华,“法国作家和中国作家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余华淡定道:“最大的区别就是法国作家用法语写作,中国作家用中文写作。”

而这个“神对话”已经成为“废话文学”的代表“梗”了。除了文化名人,宋祖儿、时代少年团等明星也都是活跃在各短视频平台剪辑中的“废话文学”十级学者。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你都学会了吗?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你都学会了吗?

对于废话文学,有网友感叹道,“果然,宇宙的尽头是废话,正如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不崩,废话文学流行起来没有一句不是废话”。毕竟废话文学如去年凡尔赛文学一般触发了网友们强烈的原创热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意外”“这个西红柿有一股番茄味”“只能赢,别不能赢”“如果你不胖的话肯定是个瘦子”……

流行的废话文学,也能引起网友共鸣,他们直呼:“不知道为啥,我就经常说废话。别人问我‘出去干嘛?’我回答‘我出去一下’。”

前有“丫头文学”后有“发疯文学”

“废话文学”方兴未艾,另一类“发疯文学”也如琼瑶剧式歇斯底里地“围攻”耳朵。

最近很多人或在网上见过这种新梗,但不清楚时难免一头雾水,其实在网络上,发疯文学是指当你需要用文字达成某种目的时,给对方发一大段逻辑不明但情绪饱满的句子,以琼瑶剧一样的发疯抓狂的说话方式,连环“轰炸”,让对方感受到你当下的强烈情绪。

例如在淘宝提醒卖家发货时,“我知道我配不上发货,大家都发货了,不像我,连催的时候都小心翼翼,成了一只可笑的热场笑料,现实生活不顺人人冷眼相待,哪怕是在网上我也知道我配不上提早发货的门槛,我想为自己发声,我向冷酷的夜冰冷的墙发誓,我要加入那里,但我不行。我就是玉米南瓜浓汤里一粒飘摇居无定所的南瓜籽,我讨厌透了,有个发疯的猛兽在撕咬我的心,你在乎吗?你不在乎。”

例如,想要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时,“一切都是冰冷的恨意,一想到这我就手脚冰凉遍体生寒后背发凉宛若人间地狱的恶魔,气得我蹲在地下车库哭了三小时,仿佛处在真空中窒息两分钟,忍不住哭了,是真的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很委屈很不知所措很无力很愤怒!”

例如,对某个事物不接受时,“你以为我还会在乎吗?我在昆仑山练了六年的剑,我的心早就和昆仑山的雪一样冷了。我在大润发杀了十年的鱼,我以为我的心早已跟我的刀一样冷了,可是当我点开这个课表,眼泪如黄果树瀑布般飞流直下,划过我的脸庞,打湿了我的人字拖,脚趾都变得酸涩,只想说,能不能,不要……”

其实除了发疯文学,还有很多生根植于社交媒体的“文学”热梗出圈,例如糊弄学:一‌‌‌‌‌‌‌‌‌门研究如何让自己在糊弄别人时,显得不像是在糊弄别人的学问。在聊天中可以使用糊弄学万能公式回复对方:感叹词配上评价事情再加感受。比如对方在说一件有趣的事情时,回复:哈哈哈,这也太好笑了吧……

“丫头文学”则是出自微博上一些女性对身边普通却自信的油腻男发言的控诉,后来逐渐成为普信男说话方式的代名词。“丫头,这么久不回消息,害羞了?眼神是不会骗人的,给你一个机会闯进我的生活。”除此外,还有“卑微文学”“拉踩文学”等互联网“野生文学”。

人生需要一些说废话的快乐时刻

明明可以在网上正常沟通,为什么偏偏选择不好好说话?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黎杨全,主要研究新媒介文艺与文化,他在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废话文学”也好,“发疯文学”也罢,都是网民自由式的情绪表达,“是受社交媒体影响而产生的语言游戏。大家为什么会喜欢?因为大家聚集在社交平台上共同讨论信息时,彼此互为陌生人,这时身体是缺席的,只能靠语言取胜,所以语言如何有趣,就变得非常重要了。从早期BBS论坛开始,就已经呈现出这种语言风格,现在随着社交媒体大爆发,就更加强烈一些。”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废话文学”的精髓在于构建语义重复,因此鲁迅经典名作《秋夜》中的此句,被网友们称为史上最大牌的“废话”,黎杨全认为这是“网友对鲁迅先生的误读,这段描写没有搞笑的成分,更多的是以物言志,体现孤独的心境。”

在黎杨全看来,“废话文学”“发疯文学”等,信息密度不高,本质是拆解精英文学的深度,使语言走向平面化。带有后现代的意味及网络时代数据库文化的特点。“网络带来了重组文化、采样美学。很多东西都在不断地重组,视频、音乐可以二次剪辑,语言也可以随意复制拼贴。段子成为了公共的资源,从而被重新组合成新的‘文化现象’。”

我们如何看待不断兴起的“语言狂欢”呢?有评价称,“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希望可以放声大笑,即使这个笑是没有任何来由的、无意义的笑。因为人生需要一些说废话的快乐时刻。”对此,黎杨全坦言,“正如后现代文化的特点是强调差异,我们的确要对这样的网络文学梗给予更多的宽容,去尊重这些能够让人抒发情绪的文字。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丢弃传统优美文字的表达。”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3340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9日 09:56
下一篇 2022年5月29日 14: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