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平为什么降为副机长?

“3.21”东航MU5735 航班,机上人员全部遇难。132个人,包括123个乘客,9个机组人员。生命转瞬即逝,悲伤铺天盖地而来。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鲜活的人生,都怀着对生活的期冀,在奔赴人生的征程。

生命之火,戛然而止。

东航MU5735航班人员全部遇难后,家属们将会经历悲伤的七个阶段

这132个人中有刚刚16岁的陈晓,独自一人在昆明读书,父母在广州工作。本来是寒暑假才回广州,因为要出国读书,需要回广州办理资料。

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徐先生,之前外派到昆明工作。3月21日结束外派,心怀喜悦地踏上归家的行程。

一位10岁的男孩,一个30多岁的男子,四位40多岁的女士,一起出行参加亲友3月23号的追悼会,去悼念自己的亲人。

为了给女儿治病,第一次登上飞机的谷涵宇。还有疼爱她的丈夫郭增强,一岁半的女儿郭予沫,期待到广州给女儿更好的治疗。

因为疫情原因,从上海改道广州,出国看女儿的妈妈。现在女儿内心充满懊悔,因为是她听从票代的建议,决定把3月22号的票改成了3月21号,相依为命的两个人,从此阴阳相隔。

1992年毕业,已经拼搏到财务总监的方静,空中飞人的她,奔赴着自己的星辰大海。

5月份就要大婚的空乘人员张云,所有的场地、策划、请柬等等都已经就位,却再也等不来那个帅气的新郎。

平安飞行40年,即将退休的民航局功勋飞行员,本次航班的副机长张正平,年底就要退休,期待着退休后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

如果有可能,我多想写下来这132个人中,每一个人的人生故事。TA们是我们中的一员,但是生命却被按上了急停键。

每一个看到这场空难消息的人,内心都惊出一身冷汗。他们的亲人,更是毫无预警地被灾难击中。

如果你刚好是遇难者亲人的亲戚和朋友,面对陷入巨大悲伤的Ta,你会怎么说?

“节哀顺变”!

“要坚强些”!

“挺过去,慢慢会好的”!

“难过也没办法了,人死不能复生”!

“不要太难过了,多保重身体”!

我们在碰到身边的人经历丧失时,总是忍不住去这么劝。

通常我们没有表达出来的是,不管你怎么悲伤,你还是要活着。不要让你的不幸影响你现在和未来,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

这句话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问题是我们否认了Ta 的悲伤。

东航MU5735航班人员全部遇难后,家属们将会经历悲伤的七个阶段

在心理学上,经历丧失的悲伤通常有7个阶段。

震惊和否认:

我们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怎么可能呢?飞机怎么可能掉下来?!退一万步,即使知道飞机从3万米高空掉下来了,大家依旧期待他们还有一线机会生还。我们不愿意相信,不久前还在我们生命中鲜活的他们,现在尸骨无存。

痛苦和内疚 :

那个帮妈妈改签航班的女儿;那个催着老公回来的妻子;那个为女儿买票的爸爸;可能所有的和这场遇难者相关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在懊悔。懊悔自己说过的话,懊悔我们做过的事,或者是没有做过的事。他们陷入深深的内疚,想办法把责任归咎于自己,把这些不可抗力的因素都变成自己的错,即便并不是。

愤怒和讨价还价:

我们开始向命运抱怨:“为什么偏偏是我家的?”,“为什么遭遇如此不幸的是TA”,“如果一切能重来,我再也不XX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追踪着黑匣子,迫切的想了解真相。我们的愤怒无处可去,迫切地想找个出口,我们想知道,到底谁要负这个责任!

抑郁:

我们终于意识到,我们最终失去了什么。我们终于知道,TA再也回不来了。这会让我们消沉,陷入回忆,隔离自己。我们的脑海被回忆占据,甚至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我们感到空虚和绝望,仿佛坠入情绪的万丈深渊,痛不欲生。

东航MU5735航班人员全部遇难后,家属们将会经历悲伤的七个阶段

好转:

在痛苦中,我们渐渐d地适应了巨变后的生活。我们不稳定的情绪也开始慢慢回归,趋于有序。我们痛苦的感受也会慢慢降低,情绪慢慢平静。

重建和恢复:

斯人已逝,活着的人却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生活。之前被悲伤掩盖的实际生活问题和财务问题,不断地显露出来。我们不得不面对问题,努力尝试重建自己的生活。

接受和希望:

最后,我们终是学会了接受,开始面对现实。我们慢慢地学会了松手,但是不代表我们就会很快乐。只是那种揪心的痛慢慢远去了,我们再次开始对生活里的小确幸感恩,也有可能再次找到一点生活的乐趣。

如果我们只是劝那个正在经历悲伤的人要坚强,其实就是要求他们呆在悲伤的第一层次里,否认他们的实际痛苦。

不坚强也是可以的。

哭泣、叫喊、多花点时间沉浸在这痛苦里,也是可以的。

脆弱和软弱都是悲伤过程的一部分,都是可以接受的。

不接纳脆弱,不沉到谷底,那些经历巨大丧失的人,就无法触底反弹。

陷入巨大丧失和痛苦之中我们,听着朋友说“过段时间就好了”,我们也深以为然。

但是,一周,一个月,一年,我们发现自己还处在痛苦之中。我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

事实上,时间不能治愈所有的伤口,只能慢慢地抚平。

“会好起来的”这句话很好听,但是不一定是真的。

有些记忆永远不会消失,有些伤疤永远会痛,这是生活的现实,也是我们生而为人的一部分。

很久以前的事情仍然萦绕心头,多年后你仍然可能感觉悲伤,情难自抑,那是因为真切的爱过。

不要因为自己反复的悲伤,而对自己失望,悲伤的本身就是这样。

创伤和不幸不能自动消失,伤口也不能自动痊愈。

我们要承认悲伤需要治疗,无论是接受外在的援助,还是通过自己内在的反思。需要我们去寻找一个最适合我们疗伤的方式。

东航MU5735航班人员全部遇难后,家属们将会经历悲伤的七个阶段

我有个朋友,丈夫因公殉职,丈夫去世后她陷入了抑郁。她的丈夫是公职人员,因公殉职后,对家属的福利待遇很好,她不需要为生计奔波。

所以周围的人都劝她:

想开点,你还这么年轻,还能再嫁;

这一辈子吃穿不愁了,他也对得起你了。

越是这么劝,这位朋友的抑郁越严重。她不敢放过自己,她为自己的幸存,享用丈夫牺牲带来的福利而有内疚感,她认为自己也要跟着离去。

周围人不接受她的悲伤,她自己也不接受。

三四年过去了,她的抑郁越来越严重。

时间没有解救她,因为她拒绝了营救。

3月27日,是132名遇难者的头七。已经有家属开始慢慢接受事实,挚爱已去。取一杯梧州山上的黄土,寄托无尽的悲伤和哀思。但是更多的家属,还会陷在一轮又一轮的悲伤中,苦海沉浮。

比起承认失去,接受则复杂得多。

接受不是终点,悲伤没有终点。它不是一场马拉松,不是一条直线,它是一个曲折的,令人困惑的迷宫。

从悲伤中打捞自己,从来都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我们的一生,很可能会经历多次的悲伤循环。甚至,不停地为同一件事悲伤。

我们以为自己踏山涉水,终于从痛苦中走了出来。

却被一件突然的事情触动,又陷入悲伤的深渊。

我们需要接受的是,只要我们活着,悲伤就可能一直会在。这是我们潜意识的一种选择,选择让我们生命中的人,以这种形式留在我们的生命中。

悲伤的循环和生命的循环,相伴相生。这并不可怕,我们最终会接纳我们的失去,也会接纳悲伤的循环。

失去、得到、释怀、放下。感到悲伤的时候,就尽情地去悲伤。感到悲伤远去了,也不要去指责自己,接受自己当下的状态。

就像约瑟夫.布罗茨基说过的:“尝试去拥抱苦闷和痛苦,或是被苦闷和痛苦所拥抱。毫无疑问,你们在拥抱时会感到胸闷,但你们要竭尽所能的坚持,一次比一次持久。你们要永远记住,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次拥抱都将以松手告终。”

失去的痛苦,撕心裂肺,痛觉蔓延到五脏六腑,都是因为深爱。

东航MU5735航班人员全部遇难后,家属们将会经历悲伤的七个阶段

我们沉痛缅怀失去的132个生命,我们更为无数个正在经历巨大丧失创伤的家属忧心。愿他们充分地倾倒出悲伤,好好地与亲人告别。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325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14:12
下一篇 2022年5月14日 16:0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