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镍大战”引发新能源成本压力:特斯拉中、美市场双双涨价,动力电池龙头“抢矿”忙

在本周内的几个交易日,一场堪称史诗级的“期镍”逼空大战,引发了相关供应链的连锁反应。

伦敦交易所(LME)交易信息显示,3月7日,LME期镍价格开始出现巨幅波动,盘中一度暴涨超过90%,最高至5.5万美元/吨;3月8日,伦镍继续疯狂,涨幅甚至达到了110%,创下了接近10.14美元/吨的历史天价,两日累计涨幅超过230%。

这场“妖镍”大战背后直指的是浙江一家民营企业——青山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青山控股)。有媒体报道,由于俄镍被踢出交易所无法交割,青山控股开的20万吨镍空单可能交不出现货。市场传闻,全球最大镍生产商之一的瑞士嘉能可(GLEN.L)在LME镍上逼仓青山,要其在印尼镍矿的60%股权。

“妖镍大战”引发新能源成本压力:特斯拉中、美市场双双涨价,动力电池龙头“抢矿”忙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程雅 摄(资料图)

虽然嘉能可方面对上述说法予以否认,青山集团也回应称已经调配到重组的镍板现货进行交割,但近段时间,期镍大涨的行情也传导至国内市场。3月8日,国内期货主力合约中,沪镍2204封住涨停板,报22.88万元/吨,涨幅达15%。生意社数据显示,3月8日镍现货价格报26.38万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109.63%。

镍价的狂飙,令新能源汽车电池成本随之上涨。中金公司研报中表示:“伦镍价格从2万美元/吨上涨至5万美元/吨,单车带电60kwh的8系新能源汽车(单车带电60kwh使用811型三元电池的新能源汽车)镍原料成本约增加1万元。”上海有色网表示,镍价大幅上涨,高镍三元产品成本涨幅最高。相较于磷酸铁锂电芯价差继续拉大。硫酸镍价格或上涨至8万元/吨,单车电池成本或上涨约7000元。

此外,其他新能源汽车重要原材料价格也出现大幅上涨。据生意社数据,3月10日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已经达到了49.1万元/吨。而在2020年12月28日,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仅为5.46万元/吨。这意味着,短短一年半不到的时间里,碳酸锂的价格已经增长了8倍。

事实上,受补贴退坡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已陆续有车企宣布上调旗下新能源车型售价。截至目前,已有近20家新能源车企发布涨价消息。

日前,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3高性能版和Model Y长续航、高性能版车型价格均上调1万元。与此同时,据特斯拉美国官网消息,Model Y长续航版和Model Y高性能版车型售价也上调1000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特斯拉涨价涉及的都是高性能版或长续航版车型,并不涉及使用磷酸铁锂电池的标准版车型。

“妖镍大战”引发新能源成本压力:特斯拉中、美市场双双涨价,动力电池龙头“抢矿”忙

图片来源:特斯拉官网

除特斯拉外,比亚迪于1月21日宣布,2月1日起,对王朝网和海洋网相关新能源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上调幅度为1000~7000元不等。比亚迪表示,此次价格上涨主要是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以及新能源购车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

威马汽车也宣布,受零部件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自3月1日起,威马部分车型的排产计划和车型售价将进行逐步调整。其中,2022款EX5-Z全系车型现行相关政策不变,综合补贴后,2022款EX5-ZPRO全能版售价15.48万元,Lead创领版售价16.38万元,上涨幅度3000元~4000元;哪吒汽车自1月1日起上调旗下哪吒U和哪吒V官方厂家指导价。其中,哪吒U部分车型上调3000~5000元,哪吒V部分车型上调2000元。

极氪汽车极氪001的YOU版起售价格自1月1日起上调8000元至36.8万元;小鹏汽车自1月11日起上调旗下产品售价,涨幅区间为4300~5900元。其中,旗舰轿车小鹏P7上涨4300~5900元,小鹏G3i上涨4800~5400元,小鹏P5上涨4800~5400元。

此外,一汽-大众、飞凡汽车、上汽通用五菱、广汽埃安等新能源车企均宣布上调部分车型售价。

“随着原材料价格持续攀升,导致动力电池成本涨幅已经超过电池企业的承压范围,成本压力巨大,而部分原材料紧缺的局面预计2022年内难以明显缓解,短期内电池企业还将继续承压。” 国泰君安证券方面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原材料成本的压力下,动力电池厂商也纷纷开始加强对上游资源的控制,并加速对多元技术的探索。

“妖镍大战”引发新能源成本压力:特斯拉中、美市场双双涨价,动力电池龙头“抢矿”忙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早在2018年9月,宁德时代就宣布与格林美、青山控股联手,宣布在印尼建设红土镍矿生产电池级镍化学品(硫酸镍晶体)项目。

在青山集团位于印尼建设的维达贝工业园,宁德时代也持有其20%的股份。据了解,该园区内拥有世界级的红土镍矿资源(镍当量约930万吨)。此外,宁德时代在2018年、2019年两次参股北美镍业,持股比例为20.89%。

除宁德时代外,比亚迪、国轩高科也在2018年12月牵手中国五矿、唐山曹妃甸投资集团,联手推出了中冶新材料项目;2018年10月,华友钴业旗下的华青公司与青创国际、IMIP、沃源控股、LONGSINCERE签署了年产6万吨的红土镍矿法冶炼项目合作协议。2021年3月,华友钴业又在互动平台表示,将于印尼投资建设年产4.5万吨镍金属的高冰镍项目。

“提升动力电池产业全球竞争力,实现‘保供稳价’,关键在于加强对矿产资源和上游原材料在全球的布局。如果上游矿产资源无所有权、关键原材料没有定价权,动力电池制造业就会沦为‘辛苦而不赚钱的组装工’,新能源汽车产业就难以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许艳华表示。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3013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13日 17:11
下一篇 2022年3月13日 17: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