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嗷嗷吃饭”能否杀出外卖市场重围。

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在2019年“滴滴外卖”业务失利后,滴滴正卷土重来,再次进入美团核心地带,探索外卖市场。

Tech星球从多个独立信源处独家获悉,滴滴从2020年开始测试的餐饮服务项目“满足盖饭”浮出水面,目前在天津测试,去年十月更名为“嗷嗷吃饭”。经核实,“嗷嗷吃饭”的背后主体公司(北京萨迪斯凡餐饮有限公司)中的原股东和现股东、监事,均为滴滴人力资源部门的人担任。据知情人士透露,滴滴计划希望将国内的这项业务模式用于海外的外卖服务。

无论是外卖业务,还是餐饮服务,实质上都是利用餐饮赛道去带动自身配套业务的发展,并为自身的业务池拓宽维度。

受2020年疫情影响,外卖市场规模增长到6646.2亿元,同比增长达15%。对于餐饮市场而言,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预计2021年中国餐饮服务行业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达到46984亿元。

可见与餐饮相关的线上业务正成长为一条新的赛道,互联网大厂争相恐后涌入,无疑加速了该市场的竞争与活力。

有别于“滴滴外卖”的“嗷嗷吃饭”

相比于滴滴在国内上线的第一代外卖业务“滴滴外卖”,被外界视为滴滴第二代外卖餐饮服务的“嗷嗷吃饭”,有了相当大的改进。

Tech星球了解到,“嗷嗷吃饭”前身叫“满足盖饭”,从2020年年中在天津部分地区试点运营,试点范围涵盖了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可见“嗷嗷吃饭”的主力用户仍然是以年轻人为主。在菜品的选择上,随着平台供应商的增加,菜品也不再局限于盖饭,增加到粉、面等美食,实现了菜品的多元化。

目前,“嗷嗷吃饭”的合作商达30多家,成立7个品牌独立运营,以满足不同口味用户在菜品上的需求。

嗷嗷吃饭的点餐流程主要在微信端进行。首先,用户需要关注同名公众号,然后选择底部导航栏的“下单”,进入同名小程序,再点击“现在点餐”,选好商品后,进入结算界面,选择店内用餐或打包带走即可完成整个流程。

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值得注意的是,嗷嗷吃饭提供外卖配送服务,且配送免费,这和此前的滴滴外卖,以及现在市面上的大部分外卖平台有着很大的区别,0元配送也是该平台的主打特点,配送时间在30-45分钟左右,属于短途配送。

处于起步初期的嗷嗷吃饭,通过大力度优惠获客。据一位体验过该业务的用户向Tech星球表示,嗷嗷吃饭的价格非常便宜,可在原价的基础上打5折,几元即可点到一份外卖,且饭菜质量不低。此外,嗷嗷吃饭平台还推出了邀请好友活动,通过社交去驱动获客能力,只要用户成功将活动界面分享到朋友圈或面对面邀请,双方都能获得相应的奖励。

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上述用户还表示,订单完成后,通过评价会返还一定的优惠券,但无法看到他人的评价,只能看到月销量。此外,嗷嗷吃饭平台上相似菜品的商家使用的是同样的配菜、米饭和包装,无论点什么饭菜,都是从同一个点送过来。

综合上述用户的描述可知,嗷嗷吃饭当前的优惠力度比较高,通过公众号的撒券和平台自降等优惠,获取用户的关注和使用,同时获得第一批忠实用户和口碑。而菜品则是由平台统一采购供应,再让商家做成品进行售卖,保证质量可控,同时降低成本,成本的降低可以让利到骑手的配送上,这也让0元配送成为了可能。

除了C端的平台建设外,嗷嗷吃饭在B端同样自研了两款App。分别是“嗷嗷吃饭商家”和“嗷嗷先锋”。

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嗷嗷吃饭商家App为商户定制接单及门店运营的工具,可实时监测菜品库存。嗷嗷先锋App则是嗷嗷吃饭业务经理研发的商户签约及维护工具。另外,嗷嗷吃饭也在加大对商家的招募,试图拓展在地方上的影响力。

可见,嗷嗷吃饭已初步形成较为完成的供应体系和平台体系,与美团、饿了么相比,除了受众用户少外,在价格、配送和品质上存在优势,这给滴滴在国内尝试2.0版本的“滴滴外卖”提供了支持。

滴滴和美团的外卖之战往事

小范围的测试,证明了滴滴并没有放弃外卖这块蛋糕。

回溯滴滴做外卖的时间轴,从2017年12月的外卖业务部曝光,到2018年3月在无锡开城,其前期的上线速度仅用了3个月。

2018年3月6日,滴滴外卖宣布在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等9个城市率先登陆,平台通过降低抽佣和奖励来获得首批商家和用户。同年4月,滴滴外卖在无锡获得市场份额第一,高强度的打法,产生了一定的效果,远超内部的预期。

滴滴外卖的快速发展,与美团的竞争火药味十足。对于当时滴滴发表的“这意味着滴滴外卖在短短9天(8天试运营+4月9日正式运营)内,已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的说法,美团回应称,美团外卖在无锡市场依然稳居第一。

之后,滴滴外卖和美团外卖之间的竞争持续不断。从平台到商户,在到骑手,全方位展开对垒。

骑手方面,滴滴有着忠诚骑手和自有骑手,其中忠诚骑手,拥有保底一万块的收入,一单提成高达15元,这对美团外卖的骑手有着巨大的诱惑,吸引了不少骑手入驻滴滴。而商家也通过滴滴的补贴,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当时,滴滴招募外卖商家是定向邀请制,并非谁都能报名,也让外界猜想,滴滴外卖想填补“百度外卖”退出后的空缺,做中高端外卖服务平台,按照预期的想法,似乎可行。

当年滴滴做外卖,也被视为是对美团进入出行领域的回应。

美团在2017年切入滴滴的出行领域,推出“美团打车”,并在2018年大力推广,双方互相渗透到对方领地。滴滴创始人程维当时喊话美团创始人王兴:“尔要战,便战。”

对于美团而言,出行业务是必须涉足的领域。美团主打的是“吃喝玩乐”,打车出行可以串连这些业务。滴滴外卖的出现,则是滴滴为拓展新方向进行尝试,但滴滴外卖不像美团打车,不是那么容易融入自身生态体系,而且烧钱的模式并不可持续,低抽佣、厚待骑手、奖励用户,滴滴维持持续烧钱并不容易。

最终,滴滴外卖在发展的过程中没能走到最后。后期,滴滴开始将外卖从国内市场搬到了海外市场。

此次嗷嗷吃饭的推出,被外界视为滴滴外卖2.0版本。可以看出,滴滴摒弃了早期粗暴的补贴打法,而是以更加明晰的“0元配送+自研菜品+外卖”的形式进行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嗷嗷吃饭用微信渠道点单,可见滴滴希望通过社交的方式带动业务的发展,类似于早期拼多多的推广方式,借助微信中的社交流量,以优惠活动吸引用户。对比嗷嗷吃饭微信公众号近一年的文章阅读数据可以发现,单篇阅读量已从几百上升到两千左右,并在不断稳定增加,证明了这种玩法带来了一定效果。

目前的外卖市场,美团和饿了么在市场份额方面,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嗷嗷吃饭能否杀出重围还尚未可知,但它的出现意味着,国内外卖市场竞争格局也存在新的可能。

滴滴需要出行之外的新故事

作为打车应用的鼻祖Uber,于2016年在美国上线了一个名为UberEats的外卖业务,由于送餐速度快,受到不少用户的喜爱,迅速在全球多个城市上线。

UberEats的送餐任务由Uber的驾驶员来完成,其完成一单服务通常只需要几分钟,但可赚取5美元的跑腿费,对于司机也多了一份收入,加速了外卖和打车业务之间的融合。

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表示:三年前我们的UberEats业务还刚起步,现在体量已经超过打车业务,我们用了三年时间,又在内部创建了第二个Uber。如今,UberEats已在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了最大的外卖平台。

Uber的成功让滴滴也有了同样的想法,虽然在国内推出的滴滴外卖并不理想,但滴滴并没放弃这块业务,希望重拾外卖业务,讲出一个新故事。

于是在巴西、墨西哥、日本等国上线“99 food”,“didi food”等不同的外卖平台,并在配送方式上,吸取了UberEats的开车配送,将滴滴的海外出行业务和外卖进行紧密的结合。

滴滴推出“嗷嗷吃饭”,重拾外卖再战美团?

此外,滴滴计划或将“嗷嗷吃饭”的业务用于海外的外卖服务。不难看出,滴滴重拾外卖业务后,明确了国内和海外两条外卖业务线,海外的外卖将通过国内业务探索后和海外的本地化进行结合,提高海外业务的竞争力,国内的业务虽然是试验田,但通过改进和探索,仍然为滴滴在国内的发力外卖业务保留了可能。

虽然,国内外卖市场已被美团、饿了么长期把持,但互联网大厂对外卖市场仍然有想法,特别是近来持续加码本地生活的字节跳动,更是被爆出了测试心动外卖的消息,而网易也做了外卖的相关调研,可见字节和网易,甚至还有潜在的互联网公司,意图在外卖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当下,国内外卖市场远远还没见顶。据央视财经报道,截至2020年底,全国外卖总体订单量将达到171.2亿单,同比增长7.5%。我国外卖用户规模已接近5亿人,而80后、90后是餐饮外卖服务的中坚消费人群。

年轻人消费能力的崛起,吸引各方入局餐饮及外卖市场,例如盒马推出盒马咖啡、字节内部上线茶饮品牌“桃源玉叶”,以及美团的麻辣香锅品牌“馋阿狸”等。

目前,尚不清楚“嗷嗷吃饭”是否会在各地大范围推广,但在外卖市场改变了打法的滴滴,已经与各家形成了差异化,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之外,或许能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本文链接:https://www.dzdvip.com/2548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5045033@qq.com,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